首页  >  资讯动态  >  行业新闻

资讯动态

服务中心

预约热线 TEL:0551-62812917

行业新闻

无罪辩护的三种方式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发布时间:2016-5-12  浏览次数:1334

在我国现有的司法体制下,无罪辩护的比例正逐步增长,从理论及实践上进行分析,无罪辩护可以为三种方式。

(一)实体无罪辩护。实体无罪辩护,指的是律师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为依据,从犯罪构成的角度作出无罪辩护。换句话说,实体无罪辩护是辩护人认为,公诉人指控的事实情楚、证据确实充分,但行为的的行为不符合关于指控罪名的构成要件,所以选择做无罪辩护。

例如:公诉人指控甲某利且职务之便,收受他人财物,构成受贿罪。甲某对收受他人财物的事实供认不讳,行贿人也承认给被告人财物的事实,供证一致。但是,律师发现被告人不具备受贿罪的主体身分,因为被告人不是国家公职人员,在身份要件不符合的情况下,虽然从证据上已经能确定事实,但是不能认定为犯罪。

案件存在实体无罪辩护空间一般有两种原因,一是立法滞后,另一个则是司法解释的空白。立法滞后是成文法,也就是我们国家宪法的一个天然的属性。以虚开增值税发票这个罪名为例,1979年《刑法》制定的时候,我们国家还没有增值税发票,刑法中自然没有对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规定,直到虚开增值税行为出现,199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才以立法的形式设立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。对于司法解释的空白之处,刑事司法中的有罪推定思维会倾向于认定

(二)证据无罪辩护。证据无罪辩护也就是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辩护,这也是业内通常所说的“二级无罪辩护”。是在即定的情况下,辩护人认为起诉的事实在证据上存在不足,无法认定被告人是否实施了犯罪行为,在无法做出肯定或否定的结论时,根据“疑罪从无”的原则,应当做出无罪判决。

这种情况实际上是一种两难的抉择,尽管在理论上对“疑罪从无”法律职业人已经达成了高度共识,但在实务层面,要把这个原则在个案中体现出来,还是非常考验辩护律师的功力的。

因为证据不足,意味这客观上犯罪嫌疑人可能做了犯罪行为,也可能没有做。这在法律上其实可以总结为一个大的原则:在没有证据证明犯罪事实的情况下,是默认每个公民无罪还是默认每个公司有罪。我们国家的刑事司法已经开始了值得肯定的转型,那就是承认刑事司法在一些情况下无法完全还原案件事实,不能证明犯罪存在的情况下就必须坚决实施疑罪从无的原则,这样才会给每个公民以安全感,不会时时面临不可预期的刑事风险。

(三)程序违法辩护。程序违法辩护从程序上讲主要是一种反守守为攻的辩护策略。如果在刑事诉讼程序中存在程序违法行为,那么通过非法程序所取得的证据证明力就会产生很大的问题,公诉人所提出的证据就面临无效的结果。程序违法性辩护的直接目的就是证明程序违法取得的证据无效。

以刑讯逼供为例:侦查机关刑讯逼供可以成为被告人做出不真实供述的直接原因,实践中,虽然不乏以程序违法为突破点而辩护成功的案例,但是从成功的概率上来讲,律师选择这样的辩护策略还是需要和委托人进行充分的沟通。

同样的案件,不同的辩护方案可能会起到不同的结果。因此,一定要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,并且和被告人进行沟通后才最终确定辩护方案。最后要注意的是,辩护人要在充分了解案情和法律规定的基础上,有自己的确定辩护意见,毕竟被告人对刑法和司法程序的了解肯定不如职业律师,这就要求辩护人坚持自己的原则,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选择辩护方式和方法,要保持自己的独立辩护和专业性,避免在辩护过程中有意无意地取悦被告人的倾向,要明确表明,辩护人是为辩护结果努力,而不是为了取得被告人的认可而努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安徽刑事辩护 律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安徽虹途律师事务所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潘思强 律师  电话:13305601967

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3025号